帅气富二代同学待我极好,大家起哄让我俩交往

帅气富二代同学待我极好,大家起哄让我俩交往

时间:2020-02-14 17:5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 #百家故事# 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1

姜落意在等宁相成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雪。

已经是晚上八点,沉沉的夜色被城市的灯光割裂,雪有些大,一大团一大团的,室内有温暖的暖气,姜落意只穿了一件杏色羊绒裙,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手指一点点抚上玻璃,像是要去触碰那些空中飘落的雪。

助理推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杯热给姜落意的牛奶,将牛奶放在办公桌上,走到姜落意的身后,安慰她:“姜总,只是一份合作而已,不要太难过了,那个简太太简直是无理取闹。”

姜落意之前和一家上市公司谈了一个合作项目,一切都谈妥帖了,今天下午正式签约,可是不想对方的老板娘来闹,不允许对方和姜落意合作,对方老板为难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妥协,只和姜落意说了一声抱歉。

姜落意这才偏过头,望着跟了她好几年的女助理,问她:“你觉得我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

“优雅,干练,美丽……我能想到一切美好的形容词都可以用来形容您。”助理几乎是用崇拜的眼神望着她。

姜落意笑了笑,转头又望着窗外夜色中的雪景,像是回忆很久之前的事情,她声音似乎有无限的惆怅:“那是因为你没有见到过很多年前的我,那个时候,我刚来到这个城市念书,敏感又自卑,还不爱和人说话。”

“怎么可能?”助理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不可能。”姜落意说,她低下头感慨,那真的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姜落意还记得,她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是坐得火车,那天的阳光很大,晒得她大汗淋漓,她一个人拖着着一个大大的廉价的行李箱在路上走,因为不会搭地铁,站在地铁站看了好久的线路,红着脸问了好几拨人,才风尘仆仆地来到学校。

这个城市,是她从未接触的世界,在这里她见识到了她从未见识到的繁华,姜落意更没有想到,十多年后,她能站在这个城市的最繁华地带的写字楼上,俯瞰着江水静静地穿城而过。

而她做这些所有的努力最开始的初衷都是为了那个人,那个人的起点太高,她是那么喜欢他,姜落意只是想让自己能够配的上他。

2

第一次见到简勒,是在大一的班会上,辅导员叫每一个同学上台做自我介绍。

当时简勒穿着纪梵希的白衬衫,个子极高,跟衣服架子似的,而眉眼之间有些不羁,在讲台上笑得漫不经心却眉眼惊艳,底下好多女同学红着脸望着他。

那个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姜落意有一天竟然会跟简勒扯上关系。

所有的一切都从那个阴雨天气开始,那天下课前五分钟,天空突然拢聚起了沉沉的乌云,一时间天色就黑了下来,像是忽来的夜幕降临,骤雨呼啦啦地砸了下来。

雨势稍小的时候,同学就蜂拥着跑出教室,姜落意在教室待了一会儿才走下楼。教学楼已经是空荡荡的了,姜落意正准备去食堂吃饭,余光却撇到一侧的简勒,他并没有带伞,只是微抬眼睛看着雨幕,好像是在等雨停。

姜落意的书包里有两把伞,原先的那把太旧,所以今早她新买了一把。

其实他们并不熟,同学一年来,甚至都没有说过话,可是毕竟是同学,姜落意犹豫了一会儿,这才走近简勒,她将新伞递给他:“我带了两把伞,这把先给你用。”

简勒转过头,那双干净的眼睛就落入他的眼里,这么近的距离看她,简勒这才发现她脸上没有涂任何东西,皮肤却白皙明亮,上面还有细微的绒毛,显得稚气。

简勒本来想拒绝,因为司机会来接他回家,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他却鬼使神差地接过来,对她笑了笑,说:“谢谢。”

再次偶遇简勒,已是半个月后。

姜落意做家教的学生住开发区,位置较偏,那天她出来的晚,等了好久都不见公交车来,姜落意开始着急,这里离学校很远,寝室每天按时关门,阿姨又是出了名的严厉,可是这边连打车都很困难。

正在这时,身后有低低引擎声传来,在空旷寂静的街道上显得分明。

车灯打了过来,姜落意下意识地转过头望过去,是好几辆跑车,一辆接着一辆,像是一群飞鱼划过水面,车子刚驶过去,没有想到,为首的车子竟然减速停了下来,又倒退着开过来,其他的跑车则停在原地。

车子停在姜落意的不远处,是一辆黑色的跑车,车窗摇了下来,那人探了头出来,“果然是你。”是简勒,他又问,“大晚上的,你在这里干嘛。”

“等车。”姜落意如实回答。

简勒叫她上车,姜落意有些犹豫,她有些不好意思,可是这里的车着实难等。

“上次你借我伞还没有好好谢谢你,都是同学,别这么见外。”简勒又劝她,听到他这么说,姜落意同简勒道了谢,终于上了车。

上了车,两人便一时无话,姜落意向来不擅长这种人际交往,又有些拘束,她只转头愣愣地看着窗外向后飞逝的街灯。

还是简勒打破的沉默,问她:“吃过饭没有?”

姜落意转头看向他,下意识地开口:“吃过了。”今天下午她走得匆忙,根本没有来得及吃晚饭,这句话说完没多久,她的肚子突然“咕噜”一声,声音不大,但是简勒却足以听得分明。

姜落意脸皮薄,有些窘迫。简勒微微侧过头看她,只见她的脸都是红的,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脸皮这么薄,又那么拘谨的女孩子,心底像是被什么轻轻地勾动,他低低笑出声:“我们这群人也饿了,我们今天在高速上跑了好久,你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吃完饭再送你回去。”他声音浅浅,却是叫人无法拒绝。

下了车,姜落意才发现,跑车上下来的全部是神采飞扬的少年,看到姜落意,他们纷纷起哄:“简勒,你同学真漂亮,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人家,不然你怎么会这么好心?”

简勒挡在姜落意的前面,小心地护着她,笑骂着他那群朋友:“我这同学脸皮薄,你们别闹她。”却是不否认他们说的那句话,姜落意的心忽然砰砰乱跳起来。

3

姜落意开始频繁地偶遇简勒。

先是上课,简勒每次都会坐在她的旁边,下了课,他还会跟着她去图书馆,甚至简勒还会在姜落意打工的奶茶店一坐就是一个下午,而他的视线总是落在她的身上。

姜落意反应过来简勒是在追她之后,只觉得自己的心如惊涛拍岸,像是要被撞得粉碎,可是那些汹涌之下,那些悸动也是如此分明,她想忽略也忽略不了,但是她的第一反应却是想逃,因为她清楚的知道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姜落意开始躲简勒,她拜托室友给她占座,而她会踩点进教室,可是即使这样,简勒会跟坐在她身后的同学换座位,节节课如此,慢慢地,同学们也看出了端倪。

班上开始传简勒喜欢姜落意,有人甚至当面开姜落意的玩笑,姜落意想要避嫌,可是简勒却不如她意,她越是避开,简勒就追得最紧,可是偏偏把握尺度,让姜落意拒绝的话都不能说出口,毕竟他从来都没有说过他喜欢她。

直到有一次上课,班里的一个男同学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开姜落意的玩笑:“姜落意,你什么时候答应简勒同学的追求啊,我看着都替你们急得慌。”

他这话刚落,班上就诡异地安静了下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姜落意身上,直到一个女生阴阳怪气地开口:“你是不是眼神不太好,还是你喜欢胡说八道!”

几乎是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简勒是出身名门的贵公子,他刚出生,他爷爷就给他开了一个账户,存入的钱是很多人这辈子都无法企及,而简勒又不是纨绔公子哥,这样的人是无数女生的白马王子。而姜落意呢,完全和简勒是不同世界的人,说简勒看上姜落意,很多人都是不信的,都把这个当做笑话来看。

气氛又陡然变得难堪,可是这个时候简勒却站了起来,在众人的目光下,他走到姜落意的面前,目光灼灼地望着她,神情是那样地认真:“姜落意,他们全都看得出来我喜欢你,你呢,你看出来没有?”

他话音刚落,教室静默了一瞬,然后女生的尖叫男生的口哨声似海潮般涌来,在排山倒海的声潮中他朝她笑,眼神温柔。可是在这样汹涌的声潮中,姜落意却落荒而逃。

姜落意躲了简勒整整三天,门也不出,电话也不接,最后终于鼓起勇气将他约出来,想把事情说清楚。

姜落意望着他的眼睛,终于鼓足勇气,“简勒,我们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他反问她。

姜落意忽然就心酸了下去,他根本就不知道她是怎样的家庭,而她也无法启齿,她爸爸因为犯了盗窃罪现在还在监狱中服刑,她妈妈是清洁工,挣的微薄的薪水也无法养活她们娘俩,所以姜落意努力地做各种兼职,除了养活自己还要补贴家用。

“我不喜欢你。”姜落意垂着眼睛说,将心中的酸涩尽数咽下。

可是简勒却笑着说:“那我就追你,追到你喜欢我为止。”

4

姜落意原本以为他只是说着玩玩而已,或许过一段时间,她的冷淡能够将简勒的热情浇灭,可是她没有想到简勒一追就是一年多,这一年来,他都很照顾她。

简勒知道每天晚上姜落意都要去做家教,而她做家教的地方都比较偏,他不放心,不管春夏秋冬,每个晚上他都会等在楼下,等她结束再送她回学校。

人非草木,姜落意怎么可能不心动,可是一想到他们之间的差距,她却是不敢接受这份爱,可是简勒的爱汹涌得像海,她根本无法抗拒,有一次她差点妥协。

是在一个冬天,她从楼上下来,一眼就看到楼角站立的简勒。

他穿着黑色的大衣,站在那里就如同杂志封面的模特,那样的风度翩翩,路旁偶尔经过的车亮起的车灯,将他的眉目照得分明,看到她出来,简勒就朝她走了过来,将手中的红糖姜茶递给她:“刚买的,快用来暖暖手,天气太冷了。”

而姜落意并不接,只是那样地望着他,姜落意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他的好意,而简勒早就习以为常,甚至还能耍赖。

“姜同学,我等了你一个晚上,像个傻子似的等在这里,中途又不敢离开,怕遇不到你,你就可怜可怜我,你要是生病了,我真的会心疼死。”说完,简勒含着浅笑一脸无奈地看着她。

趁姜落意不注意,简勒牵起她的一只手,她的手掌冰凉,他的眉一点点地皱起,姜落意刚想挣脱他,可是他却将姜茶给她就松开了手。

他的手并不暖和,今天天气是真的冷,而他又等了她那样地久,姜落意注意到他的鼻尖和脸颊都冻得有些红,姜落意叹了一口气,声音几乎喃喃:“简勒,你不要这样做。”这一年来每个晚上他都会这样等着她,姜落意知道他是担心她,可是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心软。

或许是她脸上的表情太过怜悯,让简勒窥见她的心软,他的唇角无声地弯起,眼睛都闪着明亮的光,得意地说:“我这是在用苦肉计,你心一软或许就答应做我女朋友了。”

简勒这个人颇为得寸进尺,见姜落意没有说话,他又嬉皮笑脸地说:“姜同学,我也冷,可不可以借你的姜茶暖暖手。”也不等姜落意回答,他伸手过来,挨着她的手,握在杯子的底部。

远方的灯光自高楼溅落,他们两个站在这里,用一杯姜茶取暖,简勒那样的小心翼翼,就好像是在漆黑的夜里,拢住那唯一的火苗。

姜落意这次并没有拒绝他,简勒又笑了起来,声音落到夜风里,似乎更加温柔:“姜落意,我很高兴。”

他是真的喜欢极了她,才会在这一年多的时光里,即使她态度如此冰冷,都能这样的锲而不舍,而她这不小心从指缝之间漏下去的丁点善意就让他高兴成这个样子。

姜落意的鼻子有些发酸,他对她的好,她点点滴滴都看在眼里,她表面越表现的越冷淡,其实心底越是破涛汹涌,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他,完全是因为自己的怯弱和自卑。

可是如果因为这些情绪,就此错过简勒,这样值得吗?姜落意扪心自问,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她抬起头望着简勒,她第一次生出不管不顾的想法,她想跟他说她愿意。

“怎么了?”简勒望着她。

姜落意狠狠地咬住唇,指甲掐着掌心,那几个字的份量那样的重,重得好像是用自己的一生做承诺,她似乎是用尽自己的全部力气:“简勒,我……”

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那些她想要说的话全部止于唇齿。

姜落意掏出手机一看,是她的妈妈打过来的,这一通电话将一切都打回原形,也将她所有的勇气打散。

5

姜落意想让简勒彻底死心,所以她找到了宁相成。

而姜落意和宁相成相识纯粹是偶然。

是在图书馆,正是期末考试的时候,姜落意看书累了便从图书馆走出,没有坐电梯,反而是沿着楼梯一层一层地走下去,走到四层的时候,听见下面一个女生的说话声,声音里还带着哭腔,楼梯间空荡荡的,所以听得特别分明。

“宁相成,为什么就不试着接受我?”那个女生捂着脸哭得一沓糊涂。

“抱歉,在大学里我都不打算谈恋爱,请你不要再打扰我。”以姜落意的角度望过去,只能看到那个男生的侧脸,看不清神情,可他的声音豪无波澜,也毫无温度,不难猜出此刻他脸上的神情。

那个女生终于奔溃,骂了一声“混蛋”之后终于跑出了楼梯间,姜落意站在有些尴尬,她是无意窥见这一幕的,正想退回去,却没有想到宁相成此刻突然抬起头来,与她四目相对。

是一张清峻到极致的脸,他的眼里有倔强的泪光,他的眼睛很美,双眼皮有些宽,却不是很深,眼角微翘,是典型的桃花眼。姜落意愣住,没有想到会看到他微红的眼睛。

宁相成很快就低下头去,只片刻,他又抬起头来,刚刚眼里的泪光仿佛只是姜落意的错觉,他的神色冷清,似乎是难以接近的那一种人,可他竟然是认识她的,直接喊她的名字:“姜落意。”

姜落意微微惊讶,她走了下楼,等站到宁相成的面前,她才发现他也很高,几乎跟简勒一样的高,只不过宁相成很瘦,看上去显得有些单薄。

似乎是看出了姜落意眼中的疑惑,宁相成又说:“我和你同一个学院,我们去年都获得了国家奖学金,当时我和你一起交的申请表。”

姜落意这才恍然大悟,她这人有些轻微的脸盲,一时没有认出来,想到刚刚,一个人肯为另一个人红了眼,说明他绝非对那个人是没有感情的。

“你明明是喜欢她的,为什么要拒绝她呢?”或许是联想到自己,姜落意的声音里似乎有无限地惆怅。

可是宁相成却反问她:“你明明也喜欢简勒,为什么要拒绝他?”整个学院都知道,简勒喜欢她,在苦苦地追求着她,甚至当初那个阴阳怪气的女生都开始说简勒是真心喜欢姜落意的。

姜落意却惊讶于他会这样问,毕竟所有的人都以为她不喜欢简勒,甚至连她最好的朋友都是这样以为的,可是事实上她怎么可能不喜欢简勒呢?他是那样的好,好到让自己更加自卑,只敢这份喜欢小心翼翼地藏起来,没有想到今天却被宁相成一语点破。

“其实我们是同一类人,我给老师整理资料的时候,看到过你的家庭情况表,我的情况和你差不多。”宁相成顿了一下,又说,“你说的没有错,我是喜欢刚刚那个女生,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她家庭条件特别好,我甚至没有办法请她去喝一杯她最喜欢牌子的咖啡,我请不起,所有的人都以为我难以接近,其实我只是自卑,小心翼翼地将自己伪装起来。”

这种感觉,姜落意明白,他们都是小心翼翼地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像是两只蜗牛,背着沉重的壳,只敢小心地伸出触手去触碰世界,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躲进伪装的壳里。

那个下午,姜落意和宁相成聊了许久,后来,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6

是在简勒生日那天,简勒的那帮朋友要给他庆生,所以简勒在他名下的别墅里办了一场室内Party,简勒自然是要邀请姜落意的,如果是在平时,她肯定是会拒绝的,可是姜落意另有目的,于是很爽快地答应了简勒。

姜落意知道或许是有些过分,但是好像别无他法。下午的时候,简勒想开车亲自来接姜落意过去,可是却被姜落意拒绝。

别墅是在江边,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这样好的江景房几乎是天价,姜落意来的时候时间稍晚,但是Party还没有开始,明显是简勒故意在等她。

管家将姜落意带至客厅,大厅繁复的水晶吊灯垂在正中,每一颗水晶都折射出璀璨的光,客厅有一面大大的落地玻璃墙,从这里望出去,可以将这个城市的江景尽收眼底,这是他的世界,与她的世界如此的泾渭分明。

沙发的那头坐在着简勒的朋友,他们正在玩牌,看到姜落意出现,纷纷起哄:“这不就是上次和我们一起吃饭的女同学嘛,我就知道你这么好心肯定是有原因。”

简勒只是笑,站起身朝她走了过来,他眉眼之间有潋滟的光,他怕她拘谨,跟她解释:“我这群朋友人都挺好的,我给你好好介绍一下他们。”

姜落意却站在原地,将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他,这份礼物是她很早就在准备了的,或许跟他收到的其他礼物比起来根本不值得一提,可是却是她全部的心意。

“生日快乐,简勒。”姜落意说。

“谢谢。”他眼角一点一点地染上喜色,简勒是那样的开心,他从她手中接过那份礼物,仿佛是接过最珍贵的东西。

“抱歉,简勒,我得走了,有人在等我。”姜落意接着说。

简勒愣住,怀疑自己是听错了,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我现在得走了,有人在下面等我。”姜落意重复。

简勒敏锐地察觉到了她口中说的那个人的不同,他冷着声音,脸色阴沉得可怕:“那个人是谁?”

简勒何曾对她有过这样的情绪,姜落意心里有些发憷,可是还是咬着唇说出了那几个字:“我男朋友。”

整个房间都是难堪的静默,简勒的那些朋友也听到了,纷纷将视线转了过来,目光讶异,他们都知道简勒一直都在追她,可她刚刚却说她有了男朋友,简勒这个时候反而笑了:“是嘛,我倒是想认识一下。”

简勒阴沉着脸跟着姜落意走到别墅的大门那里,宁相成就在那里等她,宁相成对她伸出手,姜落意将自己的手放在宁相成的掌心,十指相扣住。

“其实你今天过来的目地就是想告诉我,你有男朋友了,不要让我再缠着你了吧。”简勒偏过头轻笑了一声,像是自嘲,可是下一秒,他却动作迅捷地、出其不意地打了宁相成一拳。

姜落意惊呼:“简勒,你做什么?”

下一秒,两个男人扭打成一团,动作凶狠,似乎是要将对方置于死地不可,很快,宁相成不敌简勒,而简勒的动作却是一下比一下凶狠。

姜落意着急到不行,一时情急,整个人扑了上去,狠狠抱住简勒的腰,一边抱住他,一边喊着:“简勒,别这样!”

简勒只是想让姜落意松开自己而已,可是没有想到力度没有把握好,一把就把姜落意推得跌坐在地上。

姜落意摔到尾椎骨,疼得好半响都没有换过神来,两个男人终于停止了厮打,纷纷蹲下来,想要扶她起来。

姜落意却红着眼睛望着简勒:“简勒,你这个人真讨厌,我真的讨厌死你了!”

7

不久后,姜落意开始跟宁相成成双成对的出入。

经过上一次的事情,简勒似乎是终于死心,在他所有的朋友面前,姜落意对他说她有了男朋友,这样地将简勒的自尊心击碎,姜落意想或许简勒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一连好几天,简勒都没有出现在学校,也没有出现在她做兼职的地方,更加不会晚上她家教结束的时候跟在她身后陪着她一起回学校,生活似乎好像就要就此平静下去,但姜落意心里由简勒搅起涟漪却始终平复不下去,那段时间姜落意经常上课走神,甚至会莫名其妙地流泪。

可是生活还在继续,妈妈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姜落意又接了一份兼职,几乎是忙得脚后跟不着地,可是只有在那样忙碌中,她才能忘记简勒,忘记生活的压力。

这天晚上,她从做家教的小区中走出,这个小区也比较偏,姜落意明显感觉身后有人跟着自己,可是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等快走出巷子的时候,身后的脚步声突然急促起来,这下子,姜落意看都不敢往后面看,她抱着自己的包快速地跑了起来。

就在姜落意好像近得可以听到身后那个人的呼吸声的时候,她一头撞进了一个男人的怀抱,他的怀里有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姜落意心安了下去,眼睛开始发热,是简勒。(小说名:《一生一世》,作者:傅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