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徽州行,徽派建筑的阳产土楼

旅游徽州行,徽派建筑的阳产土楼

时间:2020-02-14 17:5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图文金光大道器材华为手机徽州,我的印象中民居一般依山傍水,以“四水归堂”的开井院落为单元,粉墙黛瓦马头墙,鳞次栉比,散落在山麓或丛林之间,浓绿与黑白相映……

而阳产土楼,是徽派建筑的一朵奇葩。

,立秋,蓝天白云。

一早驾车从石潭村出发,约分钟便到了阳产村的山脚下,前方一栏杆挡住去路,告知上山路况复杂,出于安全考虑,须在游客中心换成景区专用车辆,由经验丰富的驾驶员负责接送,游客购买元的换乘车券即可。

游客中心距离山顶约公里,山路狭窄,坡度不小,有几个急转弯,会车都困难,司机艺高人胆大,一路风驰电闪,坐在车上左摇右摆,揪着心到了山顶的村口。

村口广场不大,条件有限,只能停放十来辆车,怪不得不许自带车辆上山了。长廊里,坐着几位唠嗑的村民,旁边摆放着自家种的土特产,忠实的“小黄”一直不弃不离。

刚下车,一位精神矍铄的老姐姐热情相迎,毛遂自荐担任导游,不论团队人员多少,只收元,真的便宜。

见我们犹豫不决,老姐姐继续介绍为避免游客打扰村民的常生活,村里自发组织了一个“大妈级”导游团队,每天按照事先约定的规矩,一个个轮流接待来此地游玩的团队。

我们商议间,老姐姐小心翼翼上前说我说的不太好,帮你们介绍一位村里的老师当导游吧。

老师姓郑,也是村里唯一的老师,闲赋时教留守村里的娃读书识字……

据郑老师介绍阳产村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古村落,为郑姓居地,郑姓于宋时由歙北迁移定潭而居,后迁阳产。据传郑公守猎到阳产,跟随猎犬卧于阳产山凹不愿返回,郑公见其四面环山,山泉清澈,古木参天,经几番审视,认为是块风水宝地,决心迁移定居阳产。村中男性都姓郑,外姓均是嫁过来的小嫂子或小媳妇……

我曾去过福建的永定土楼,那是为了抵御外界的侵略,壮观粗狂的圆形土楼堆砌得似碉堡般的结实,走在里面就是个大迷宫,楼上楼下的半天都转不出来。

而眼前的阳产土楼,完全不同于福建的土楼。土楼依山就势,千姿百态,错落有致。一座座,一排排,密密麻麻,一幢接一幢。均以青石砌磅为地基,再建土楼,土楼与土楼之间有石板或石板台阶或青石铺地。无论是每一座单体土楼,还是整个村落的土楼群,它都“土”的掉渣,却有一种乡土的美感,气势雄伟壮观,意境深远悠长,构成了神奇、古朴、壮观、美丽的画卷。

一路郑老师带着我们移步换景,走遍村里每个最佳拍摄点,同学和学姐们举着“长枪短炮”用各自的视角和镜头捕捉精彩的瞬间。

途中,我和杨同学见一处美景,不由自主的打开一户院落栅栏偷偷登上露台,引来房东“埋怨”,好在郑老师“圆场”,听着熟悉乡音,原来是“小马”当涂县的,花了十来万元买了一栋土楼,在此定居了。

来到村庄最高处即村学校所在地,一群美院学子在写生。

举目远眺,山峦叠翠,连绵不断,白云垂手可得,土楼洒落在青山环抱中,半掩半映,半藏半露,黄黑分明,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更加夺目耀眼,几条或上或下的石板路把整个村庄自然分割又曲径通幽地衔接起来融为一体……

一旁的曹同学向同行的一美女说起“戏”来打着伞,沿着对面那条弯曲石板路慢慢的往上款款而行……当起了导演。

“好,开始”,曹导演一声令下,身后一片单反相机特有的“咔咔咔咔”声,学姐们也踊跃当起了“群众演员”……

若此刻正好下着毛毛细雨,此时此景,不正是戴望舒那牵肠挂肚的“丁香妹撑着油纸伞,独自……”景象吗?

郑老师见缝插针徽州村落的选址大多严格遵循中国传统风水规则进行,山水环抱,山明水秀。阳产村的地势就像一个右手掌,村庄背靠五座山峰,村落就处在掌心位置,是块风水宝……细看果然如此。

佩服古人追求人居环境和山水意境的完美统一,不愧被誉为“中国画里的乡村”。

“这是‘五角大楼‘,此楼因地形地势而建”;

“这是当游击队的驻地,山下有暗哨,发现`国军'来犯,收到信号,立即组织群众转移”;

“这是村里唯一的小广场,村民茶前饭后休闲地,村中寸土寸金,有点空地都种上了玉米、`长腿'莴笋等”;

“这是我的家,一楼会客,二楼存放粮食,三楼住宿,外墙是用黄壤夯筑,结实耐用,房梁和楼板均选用山上上好的木料搭建”……郑老师侃侃而谈。

转眼到了中午,郑老师把我们安排在邻居家就餐,这里还没有过度的商业化,村里统一定价每人元的标准,菜品味道不错,也有住宿的地方,甚是方便。

阳产是一个四季都能来的地方,更适合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地。

如果小住几——当朝霞满天的时候,当落西山的时候,当亮升起的时候,遥望着繁衍生息养育了一代代人的阳产土楼,变的是时间,不变的是记忆,遗忘的是曾经的岁,挥不去的是家乡的情怀,心中漫出的是静静守护这美好的回忆……

感谢曹同学盛情相邀,感谢杨同学一路心得交流初稿